<menuitem id="dy1l9"><dfn id="dy1l9"></dfn></menuitem><div id="dy1l9"><tr id="dy1l9"></tr></div>

    <bdo id="dy1l9"><optgroup id="dy1l9"><thead id="dy1l9"></thead></optgroup></bdo>
    <bdo id="dy1l9"></bdo>

    <progress id="dy1l9"><bdo id="dy1l9"></bdo></progress>
      1. <track id="dy1l9"><div id="dy1l9"></div></track>

        精品无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51安,日韩精品毛片无码一区到三区,日韩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小说,免费高清视频在线一区二区,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放荡人妇
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陜西建工第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官方網(wǎng)站 設為首頁(yè) | 加為收藏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企業(yè)文化
         
        員工天地
        集團榮譽(yù)
        企業(yè)文化
        企業(yè)標識
        集團簡(jiǎn)報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 員工天地 當前位置:首頁(yè) - 企業(yè)文化  - 員工天地
        又是端午杏黃時(shí)
        更新時(shí)間:2024-06-06 17:54:58    來(lái)源:神木公司    作者:解文艷    點(diǎn)擊:822次

        《紅樓夢(mèng)》里有一段關(guān)于賈府過(guò)端午的描寫(xiě),“這日正是端陽(yáng)佳節,蒲艾簪門(mén),虎符系臂。午間,王夫人治了酒席,請薛家母女等賞午?!痹跉q月這條長(cháng)河里,似乎每一個(gè)傳統節日都叩動(dòng)著(zhù)中華兒女的心弦。

        報紙上說(shuō)插蒲艾、劃龍舟、吃粽子、喝雄黃酒、賞午驅邪,是千百年來(lái)中國人賦予端午的記憶。不過(guò)溝壑縱橫,支離破碎的黃土高原沒(méi)有賦予我們劃龍舟的記憶,就記得每年端午媽媽給腳腕和手腕上系的“花花繩”,奶奶給佩戴的香囊和耳朵上插的艾草。當然,端午那天甜糯糯的粽子也是必須要吃的。

        很久很久以前的端午,小學(xué)班上的那二十一個(gè)同學(xué)們愛(ài)攀比,比誰(shuí)的“花花繩”好看,比誰(shuí)的香囊好聞,比誰(shuí)帶的粽子最好吃。不過(guò)那個(gè)時(shí)節,大家似乎對杏(老家讀hèng)鐘愛(ài)的更深沉。誰(shuí)帶的杏最好吃,而且不是自己家的,那誰(shuí)就能最得女同學(xué)的青睞。那時(shí)杏的狀態(tài)還有很多種,有黃透的麥黃杏,軟甜可口,老漢甚喜。那種毛杏,色彩斑斕,紅黃相間,酸酸甜甜,尤以黃綿大接杏口味最佳。再一種,就是那最是酸爽的綠杏,那一口下去,酸的呀,真是銘肌鏤骨,刻骨銘心。

        村里的老人家總喜歡在杏樹(shù)下支一張床躺著(zhù),一來(lái)可能是期盼著(zhù)那個(gè)不長(cháng)眼的杏子熟透了直接掉嘴里;二來(lái)呢,就是防“賊”偷杏了。不知為何,總是別人家的杏最好吃。小時(shí)候,大家似乎不崇拜那些獎狀最多的同學(xué),卻羨慕爬樹(shù)厲害的。那些個(gè)躡手躡腳的背影隱隱約約,那些敏捷矯健爬杏樹(shù)的小小身影依稀可見(jiàn),那些老頭們罵罵咧咧的聲音也似乎還在耳邊回蕩。

        時(shí)光遠去,回家的路口,只剩下那些老人們依舊守著(zhù)春夏和秋冬。那山溝邊上破舊低矮的土坯瓦房旁,金燦燦的杏子又掉落了滿(mǎn)地。日暮黃昏,山野里不時(shí)傳來(lái)幾聲?shū)B(niǎo)鳴,放羊的老爺爺趕著(zhù)他的一群羊子從山溝里悠悠的上來(lái),看到那滿(mǎn)地金黃,亦如時(shí)光,沉默不語(yǔ)。只見(jiàn)他撿起來(lái)一顆杏,掰開(kāi)放進(jìn)嘴里,那香甜的滋味,老人陶醉,還是別人家的杏最好吃?;氐郊?,把羊趕進(jìn)羊圈里,轉身走向了院子里的杏樹(shù),那里似乎又掉落了不少金黃......

        一生都在離家的路上,一生都在回家的路上。又是端午杏黃時(shí),再回家,粽子已不是曾經(jīng)的味道,“花花繩”、艾草和香囊也似乎跟著(zhù)奶奶遠去了很久。淡淡的月光還在屋檐外朦朧,無(wú)聲的歲月偷走,好多的夢(mèng)。

        在我八歲的時(shí)候,村子還很落后,廣播里的一首歌,要循環(huán)很久很久,聽(tīng)著(zhù)聽(tīng)著(zhù)奶奶白了頭。時(shí)光啊,能不能,回到那時(shí)候,再吃吃別人家的黃綿杏;時(shí)光啊,能不能,回到那時(shí)候,再聞聞奶奶戴上的香囊;時(shí)光啊,能不能,回到那時(shí)候,把美好握緊在小手。


        上一篇: 愛(ài)的傳遞
        下一篇: 一雙布鞋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?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陜西建工第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
        管理登陸 建站/推廣/維護/安全:西安利友科技 陜ICP備2023007404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