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dy1l9"><dfn id="dy1l9"></dfn></menuitem><div id="dy1l9"><tr id="dy1l9"></tr></div>

    <bdo id="dy1l9"><optgroup id="dy1l9"><thead id="dy1l9"></thead></optgroup></bdo>
    <bdo id="dy1l9"></bdo>

    <progress id="dy1l9"><bdo id="dy1l9"></bdo></progress>
      1. <track id="dy1l9"><div id="dy1l9"></div></track>

        精品无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51安,日韩精品毛片无码一区到三区,日韩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小说,免费高清视频在线一区二区,欧美一区二区三区放荡人妇
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陜西建工第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官方網(wǎng)站 設為首頁(yè) | 加為收藏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企業(yè)文化
         
        員工天地
        集團榮譽(yù)
        企業(yè)文化
        企業(yè)標識
        集團簡(jiǎn)報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  員工天地 當前位置:首頁(yè) - 企業(yè)文化  - 員工天地
        一雙布鞋
        更新時(shí)間:2024-06-06 17:54:20    來(lái)源:九公司    作者:曹聰穎    點(diǎn)擊:824次

        這段時(shí)間因為腳氣,不得不在網(wǎng)上購買(mǎi)了一雙老布鞋,價(jià)格貴得有點(diǎn)離譜,雖然穿上也不怎么合腳,但我此時(shí)特別需要這樣一雙透氣的鞋,所以只能勉強接受。

        記事起我好像有穿不完的布鞋,從幼兒園到小學(xué)初中再到高中,高中以后就穿得少了?;叵胛覌尳o我做過(guò)的鞋,冬天的、夏天的,絨面的、條紋的、各種顏色的,少說(shuō)也有百十來(lái)雙,但是我從來(lái)都沒(méi)有珍惜過(guò)。

        小的時(shí)候家里條件不好,沒(méi)有好衣好鞋,但這樣從不會(huì )影響我的調皮。村東口的有一個(gè)廢棄的小水庫,差不多有十幾米深,坡度不大。在那個(gè)缺衣少食的年代,我們小孩子只當它是滑梯,一到放學(xué),那里就是我們的天堂。從上而下或是屁股滑,或是用雙腳滑,別提有多爽,滑下去再順著(zhù)坡道往上走,再往下滑,要是沒(méi)有人管,我們可以滑一晚上。那時(shí)候的歡樂(lè )來(lái)得非常簡(jiǎn)單,一不留神,天就黑了。

        到了晚上,通常是不敢直接進(jìn)家門(mén),總要在外面各種探頭,趁大人不看的時(shí)候,偷偷回家,光速吃完飯馬上就溜上床,想著(zhù)早點(diǎn)睡了覺(jué),我媽就是發(fā)現了我干的壞事,她也拿我沒(méi)辦法。但我媽是個(gè)火爆脾氣,今天就是睡下了,這頓打也得照樣挨。那時(shí)候不知道為什么我媽為了一雙磨破的鞋能拿大雞毛撣子打我半夜。

        時(shí)光稍縱而逝,差不多到了上小學(xué)的年紀,我基本能幫家里干活了。大人們每天忙得顧不上吃飯,別說(shuō)做鞋了,就是天天做飯都不是那么經(jīng)常的事情。腳長(cháng)大了,鞋小了卡腳了,只能給我媽說(shuō)。媽又不是神,哪能一下子就變出一雙鞋來(lái)。要知道做一雙布鞋,少說(shuō)也得半個(gè)多月,翻土布,一張張土布抹成一張硬布板,再放到干燥的地方曬干,曬干再錘,錘了再剪,這工序少說(shuō)也有十幾項。春天做鞋,敢端午能穿上就不錯了。我爸經(jīng)常出門(mén)打工,要在春耕夏收、夏種秋收的閑暇之余再挑出時(shí)間來(lái)做鞋和衣服,那時(shí)間是真的少之可憐。

        冬天納鞋幫子的時(shí)候,我媽就叫我給他幫忙合線(xiàn)、穿針、訂扣子。光說(shuō)翻鞋口子,那時(shí)候總愛(ài)停電,用一只舊的煤油燈,燈下納底子,每個(gè)針碼總是那么考究人的眼睛,要不我媽五十多歲的時(shí)候兩個(gè)眼睛全部白內障,和那時(shí)候經(jīng)常熬夜干活是不分關(guān)系的。

        記得有一次,我的鞋因為下雨弄濕了,又沒(méi)有多余的鞋,晚上我媽便把鞋放在蜂窩煤爐子上給烤,一邊干活一邊烤,一不留神,鞋底子烤出來(lái)個(gè)洞。我媽心疼抹了半天眼淚。我那時(shí)候還總想,烤壞了,再做一雙就是了么。

        到而今我才明白,做一雙布鞋有多么不易,那豈止是一雙鞋,那是媽媽用了多少個(gè)晚上熬出來(lái)的成果。時(shí)光不能倒退,要是能回到過(guò)去,我一定珍惜每一雙鞋,每一雙飽含媽媽愛(ài)的鞋。我現在是多少想擁有一雙媽媽做的,隨便是洋氣的還是丑陋的,我都喜歡。

        上一篇: 又是端午杏黃時(shí)
        下一篇: 童年的香包味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?
         
         
        陜西建工第九建設集團有限公司
        管理登陸 建站/推廣/維護/安全:西安利友科技 陜ICP備2023007404號